蒲城门户网_蒲城县最大的网络交流平台!

查看: 1287|回复: 0

遥记隔花人事非 iawcebag

[复制链接]

14

主题

14

帖子

325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325
发表于 2016-10-10 22:54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楔子   

  第一次见到她,是在除夕的国宴上。那样一位女子,巧笑于王座之下,美目盼兮,顾若杨妃,单是素颜端坐,她的媚也能让人酥到骨子里去。可是,我却感受到她身上丝丝凛然的杀气。   

  她叫媚疆,这名字也真真是符合了她的气质,她是王的华姜夫人,传闻说,她是我夫君聂离青梅竹马的恋人。   

  “夫人在看何?”   

  我正要端起酒爵的手不禁一顿,微微侧目,迎上聂离浅笑的眸子,“倾国倾城怕也是如此吧!”   

  他似略有怒意,猛地饮干爵中的酒,“他配不上她!”   

  这句话他说得极低,可我却清清楚楚,一字不落的收入耳中,我知道他的恨,知道他的不甘心,可是,他却不知道我知道得如此明白,如此清楚。   

  (一)   

  转瞬间已阳春三月,草长莺飞,这偌大的尚大夫府也是鲜花簇锦,好不热闹。我临风立于拱桥上,出神地望着不远处阳光照射着参差树木投下的阴影,呵,就算是再繁华之地,也有被阴影掩埋的地方。   

  粼粼的波光竟泛得有些眼晕,我忽地伸出手去想要抓住些什么,置身于池心,四周皆水,茫茫然竟有些无措,自嘲地收回停在空中的手。这世间我最想抓住,却也最难抓住的,也只有他的心了吧。   

  “夫人,这里风大,天色渐晚,我们回去吧。”翠儿顺手给我搭上风衣。   

  这些年我的体质已不如往常,记得四年前落风岭一役,为救他,我耗费了太多精力,终是动用医家禁术才救回他的命,也不知是值还是不值。   

  我拍了拍翠儿的白淀疯手,示意她无事,“这里的景致甚美,我已经很久没见过这般景色了。”   

  “夫人,您就别逞强了,奴婢知道您心里不好受,大人怎能如此对您,要不是您剜了心头血,大人他……”   

  “够了,翠儿,不要再说了,你还想让我更难受些吗?”右手紧紧捂住胸口,话说急了,竟有些喘不过气来。   

  翠儿急得脸色煞白,赶忙将随身的药递来,“奴婢知错了,奴婢扶您回去吧。”   

  我点了点头,又不禁苦笑,罢了,这也终究是我咎由自取。   

  站在树林荫蔽处的聂离缓缓迈开步子,只是不经意的一瞥,竟让自己慌了心神。忆起桥上那翩飞的白色衣裙,北京那个医院看白癜风最好似秋风中的残蝶,毫无生气,孤瘦的背影,冷漠而萧瑟,却又静得淡然。与她相隔虽短短数步,可这数步间像被迷雾浸染,那身影看似近在眼前,却碰不到,握不住。她何时瘦成这个样子的。   

  院内,我静静地靠在贵妃榻上,轻轻合上双眼,凝神闻着八宝鎏金攒丝双鹤炉中的檀香,貂皮毯滑落至腰际,我知道是他来了,只是我不想出声,这般静谧的气氛在他与我之间算是少有了。   

  “难道你打算让我就这么一直站着?”   

  我与聂离三年夫妻,却相见甚少,明面上虽相敬如宾,可是谁又知道他亦有冷漠无情的一面,我没想到他开口的第一句话竟是这样,“这若大的尚大夫府中有哪一样不是你的?你在府中要做任何一件事,又有何人敢拦你?”   

  “你是在怪我吗?莫蓉,你可别忘了,当初要不是你自荐要嫁于我,媚疆又怎会入宫!”聂离似笑非笑的桃花眼微微眯起,低着头俯视我。   

  虽是平和的语气,却让我听得如此刺耳,媚疆,呵,又是媚疆,我睁开双眼,不经意瞥到了他腰间的玉珏,伸手猛地将它扯下,“啪嗒!”那块回文八角珏瞬间碎成两半,我只觉腕上一紧,灼热的痛感顿时袭上心头。   

  聂离挑起我的下巴,逼迫我与他直视,我仍是死死盯着他紧紧捏住我手腕的手。手腕的痛楚刺痛着我的神经,泪水早已盈满眼眶,我咬着牙,不让它掉下来。   

  “看着我!”   

  我勉强抬起双眼,映入眼帘的是他额上凸起的青筋和紧抿的薄唇。   

  “你可知这玉珏是媚疆予我的信物,你竟这般毁了它!”   

  “媚疆,又是媚疆,我就知道是她的,怎么又是她呢!聂离,我如此待你,可你又置我于何地!”这一刹那,我所有的委屈,所有的不满,只因媚疆二字,我似吼一般把这句话说了出来,它太重了,压得我喘不过气来。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,我看不到他的表情。   

  聂离盯着眼前这张毫无生气的脸,突然魔怔了般抚上她的泪痕,面前的女子忽然教自己看不懂,“夫人劳累过度,身体不适,需静养三月,其间外人不得随意进出!”   

  我忽然觉得身上所有的束缚都褪去了,只看见聂离决绝的背影逐渐离我而去。   

  这儿,怕是他再也不会来了。   

  (二)   

  月华似水,寒风如刃,又是一个无星的夜晚,亦如三年前的那一夜。   

  冷冽的酒气充斥着院内的每一个角落,聂离身着玄色锦袍,手持长剑,如鬼魅般与夜色融为一体,腾跃,旋身,起剑,一招招,一式式,如行云流水般展开。长剑在空中泛起阵阵彻骨的白光,四周的树木簌簌作响,接着,又是一个起跃翻腾,那剑似有了灵性,在他的手中飞快地旋转,想要挣脱束缚,直破夜空。肃杀的剑气激起了院中的尘土,水波荡漾,他鬓角的青丝在风中飞扬,这一式,竟生生充满了戾气。当他收起最后的剑势,长剑直指苍穹之上的那轮圆月,恍惚间又回到了三年前……   

  夜,静得出奇,平静得似乎没有任何一件事情要发生,一切都井然有序,可是,在这平静的假象之后谁能料到又是怎样的一场腥风血雨。   

  圆月高挂,却是那般柔和的光华。四下里的灯火将王城照得通明,广赋宫中觥筹交错,丝竹袅袅,歌舞升平。福寿双禄嵌宝炉中青烟冉冉,肥环燕瘦舞得人心缭乱,这是先王的寿宴。   

  一身锦衣华袍的中年男子坐在王的右下首,他左手支着下巴,低垂着眉目,似在听这靡靡之音,右手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沿着酒杯口滑动,显得与周围正在窃窃私语的大臣格格不入。   

  忽然,珠帘脆响,王由侍者簇拥下阔步而来,此时,丝竹歌舞一改前风,变得激扬婉转。   

  他豁然起身,“王兄,今日是您的寿辰,臣弟敬您一杯,祝您寿与天齐。”   

  “哈哈哈哈,好!王弟的心意孤领了!”   

  随着王上开怀的笑声,太子轻抚微皱的衣袖,起身道:“父王,该轮到儿臣献礼了!”接着,是三声清脆的掌声,侍者拖金盘而上,“父王,这是高山雪莲,熊掌,鹤胆,鹿茸以秘方烹制而成,据说有长寿的功效,今日特此献予父王!”   

  王微眯着布满皱纹的双眼,脸上泛起红晕,看起来甚是高兴,“太子有心了,快呈上来给孤尝尝!”   

  《长乐赋》正弹到高潮处,古琴与琵琶将这首曲子演绎得淋漓尽致。   

  忽然哇编辑评语这篇文章来源于我的一个梦,因梦而起,因笔而结(作者自评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威能创始人
威能创始人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电话:18991666009
  • Q Q: 627637499
  • 微信: 18991666009
  • 蒲城QQ群
  • 蒲城论坛群:21390382
  • 蒲城商人群:164877155
  • 瓜果信息群:215461749
  • 烟花爆竹群:69403495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蒲城门户网 ( 陕ICP备13007746号

GMT+8, 2017-7-26 16:33 , Processed in 0.447287 second(s), 27 queries .

Powered by pucheng365

© 2009-2014 www.pucheng365.com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