蒲城门户网_蒲城县最大的网络交流平台!

查看: 2227|回复: 0

镜中仙花水中月

[复制链接]

21

主题

22

帖子

381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381
发表于 2016-9-26 15:15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镜照佳人花无眠   

  水映残月月无颜   

  风吹花枝儿摆   

  月儿走心却留   

  镜中的花为谁红   

  水中的月为谁颜   

  一轮玲珑的弯月挂在梢头,忧愁的琴声伴随着一湖江水,氤氲的月色透过树叶,照在花素净的脸上,像天使一样。   

  霎时,风铃作响“叮咚”的声音,琴声止,花淡淡的睁开双眸,月色的朦胧中,她的右眼是嗜血的红色,而左眼,竟是月光般的柔美中,透露着隐约的金色。   

  “月,你来了。”泉水般的声音响起,携带着一抹疲倦,花开口。   

  “嗯,来看看你。”璞月修长的身影一动不动的站在荷塘边上,他的袍服雪白,一尘不染。连月光都不好意思在此留下婆娑的树影,清澈的眼睛忠诚的微笑着,他的皮肤像昆仑山里洁白的雪莲花,眸子像是天山之巅神圣的池水。这样的他儒雅高贵,仙风道骨,散发着幽幽的柔光,绝世风华。   

  “哈哈,你来看我?我过的不好,你便放心吧。”花嘲讽的笑出声,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。   

  “对不起。”璞月淡淡的开口。   

  “我落得如此下场全都是你害的!”花忽然站起身,透过薄纱映出她曼妙的身姿,“月,如果我杀了你,然后给你说声对不起,你会原谅我吗?”   

  “会。”   

  “哈哈哈!那你便去死吧!”花被仇恨蒙蔽了双眼,玉手一挥,琴弦断裂,如银丝一般飞向现在池边的璞月。   

  “噗呲——”是琴弦射入肌肤的声音。   

  璞月依旧站着笔直,他的身上插满了致命的银线,嘴角涌出了鲜血。   

  “噗——”另一边,动用了武功的花也口吐鲜血,身体一晃便跌坐在地上。   

  “花!”璞月连忙上前扶住她。   

  “花!你怎么样了?”月焦急的为花疗伤,尽管自己现在已经是遍鳞伤。   

  “滚!”花狠狠地推开他,“滚啊!我不想再见到你!”   

  “花……”璞月依旧紧紧的抱住她,缓缓的将自己的力量传给花,感受到这种久违的亲切感,花竟在他的怀中睡着了。   

  包裹着两人的柔光渐渐隐去,璞月脸色苍白,大口大口的吐出鲜血,染红了他雪白的衣袂。   

  他将花抱到床榻,帮她掖好被角,柔情似水的双眸深深的看了她良久,才落寞的离去。   

  这晚,花做了一个梦,一个已逝的回忆,依旧是那么的刻骨铭心。   

  她是百花缭乱中幻化而成的花妖,流落江湖做了乐姬,享受着凡间的歌舞升平,直到遇见了他。   

  他是高高在上的月神,那一日在醉生梦死,她本想出手杀了正调戏她的纨绔子弟,他却忽然出手,搂过她纤早期白癜风怎么治疗细的腰肢,“抱歉,她是我未婚们的夫人。”   

  他带着她欣赏辽阔的江山,带她倾听溪水的“叮咚”声,带她追回良辰美景,渔樵问答山水之间。携手行走江湖,仗剑天涯,一同烟雨江南笙歌浅浅……   

  那一日如同平常她手扶琴弦他吹箫奏乐,一起欢乐于花前月下。他拉着她的手,情意绵绵的书下:璞月。   

  他说,花,我愿与你生生世世长相厮守,生则同枕,死则同穴。   

  那一刻,她将自己的心全都交给了他。   

  他带她在山石上用锋利的剑法刻上:   

  镜前锦字溢馨香,花讯悠哉暖意藏。水静风柔秋语细,月华流韵满园芳。   

  花曾以为璞月心血来潮才写下此诗,后来来才发现,这是一首藏头诗,每一句的第一个字连起来便是:镜花水月。   

  他给她许下海枯石烂的誓言,她等着他来娶她,亲手给她披上嫁衣的那一天。她不厌其烦的等着他,一朝一暮,年年岁岁,岁岁年年。结果却等到了他的不辞而别,和他留下的手书:神妖有别。   

  她独自在城外江边唱着悲伤的歌,喝着愁闷的酒。她相信他在给她开一个玩笑,她相信他很快就会回来接她。   

  最后,她终于等来了他新婚的喜讯。   

  花撕毁了手书,拿着古琴千里迢迢的赶到神域,曾经悦耳动听的琴声此时却变成了一把把锋利的匕首,乱箭般割断神使们的喉咙。   

  她杀红了眼,她笑的花枝乱颤,曾经自由散漫毫不受约束的她此时觉得心口生疼,好像有什么东西绑在她的身上,怎么甩都甩不掉。   

  后来主神出面,封印了她的力量,挑断了她的手筋和脚筋,世世为妖,终身茶毒,不得幸福。   

  之后,璞月会常来看她,花恨他,那恨深入骨髓,折磨的她日日夜夜不能安眠。   

  花落满榻,一觉醒来,花感觉从未走过的舒心,窗外,百花开的正盛,迎面的花香扑鼻而来,伴着泥土的芬芳馥郁,惹人熏醉。   

  花一个人闷得慌,自己在花海中走走,又一个人喝喝闷酒,日子过的还算惬意。这几天璞月一直未露面,往常他一天也要云南治疗白癜风来上个七八回,有时候躲在角落里静静地看着花,被花发现了,他憨笑着红着脸走出来,像一个大男孩一样。   

  花心里空空的,端起酒杯狠狠地砸到地上,酒香和花香掺和到一起,香气四溢。   

  就在这时,雪虐风饕、物换星移,大颗大颗的火石从天而降。顿时,山崩地裂,风雪交加。花冲了出去,发现凡间也受到了波及,人们像热锅上的蚂蚁,四下赶着去逃命。霎时,天上落下了黑色的雾气,那些雾气飞快的扩散,沾染上雾气的人都摇摇欲坠,身体发黑,直直的倒在地上没了生息,不一会儿,他们的尸体迅速腐烂,一股恶臭扑面而来。   

  “呕——”花一阵难受,将上午的酒都吐了出来,脸色极其难看。   

  魔族又有异动了,花虽然是妖,但是她并不想加入作恶多端的魔族,而是一个人在云外花坛中生存,这是璞月给她说的他所向往的神仙眷侣般的生活。   

  可是,他总是骗她,他一定正和他新婚的妻子,过着贵族般的生活   

  “花!快离开!”回过神,对上璞月焦急的双眼。   

  璞月将她扑倒在地上,身侧,一个火石砸落下来,落在他治疗白癜风的费用们的身旁,将身旁砸了一个大坑,身上的璞月受到巨大的冲击,嘴角溢出一抹鲜血。   

  花一愣,璞月的体质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差了?   

  “你没事吧?”璞月挣扎着起身扶着花坐下,“哪里受伤了?”   

  他急的满脸通红,汗珠直往下掉,秀眉紧皱,花不知道他是关心她还是他的伤口疼。   

  “你走开,不用你管我。”花甩开他站起身,忽然脚腕一疼,向下倒去。   

  月慌忙扶住她:“我背你好吗?”   

  花又一愣,下意识的爬到了璞月的背上。   

  “还疼吗?”花忽然开口。   

  “不……不疼……”面对花的关心,璞月忽然结巴起来。   

乌鲁木齐治白癜风最好的医院  “啊——”下一秒,他忽然感觉脖子一疼,花趁机从他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威能创始人
威能创始人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电话:18991666009
  • Q Q: 627637499
  • 微信: 18991666009
  • 蒲城QQ群
  • 蒲城论坛群:21390382
  • 蒲城商人群:164877155
  • 瓜果信息群:215461749
  • 烟花爆竹群:69403495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蒲城门户网 ( 陕ICP备13007746号

GMT+8, 2018-1-17 05:14 , Processed in 0.306107 second(s), 27 queries .

Powered by pucheng365

© 2009-2014 www.pucheng365.com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